Arenaissancesh

🌴微信公号:Spencasher小站

[翻译]【Huntbastian】The Truth Is ——第六章(上)


第六章


此刻,他觉得自己把整个肠子都吐出来了。

 

Sebastian跪在马桶前,勉强能够支撑自己立起来。他手臂在发抖,极力支撑着他避免跌向冰冷的地板。再一次干呕后,他感觉胃酸都快被清空了,喉咙里火辣让他瑟缩了一下。

 

现在他有些后悔出去吃东西了,并且确信最近他们都不会因为任何事情再在一起。

 

花了一些时间重新控制呼吸,Sebastian倒在墙上。他坐在那里,觉得精力都被耗尽了,四肢颤抖。他觉得很冷,而且他知道,不是因为屋内的温度。虽然非常想回到床上,但他没法让自己站起来,睡在厕所的地板上很快变成极有可能的事。

 

“Sebastian?”

 

Sebastian因为突如其来的声音抽搐了一下,敲门声接踵而至。Nick来这里搞什么鬼?他本来打算忽略掉它们,但还是决定算了。他了解Nick,他只会因此而过度担心。

 

“怎么了,”Sebastian声音嘶哑地问道,因为自己听起来如此憔悴而苦笑了一下。

 

“你还好吗?”

 

“还好。”

 

“你听起来不太好。Hey,开门好吗?”Nick叫道,用力敲了敲木质房门。Sebastian此刻的状态有点难以忍受这样的尖锐声音。他低声咒骂了一声,强迫自己从地上起身然后打开了房门,把身上的外套弄地整齐一点,希望自己看起来没有真实情况那么糟糕。

 

“我说了我很好。”Sebastian一跟Nick面对面了就低声重申道。然而,他的朋友并不怎么相信,因为他此刻面色苍白、双眼充血。

 

“你照过镜子了吗?”Nick问道,后退了一步察看他。他从没见过Sebastian的身体看起这么虚弱。从没发生过。

 

“变质海鲜。”另一个男孩冷淡地回答道,“你有事吗?”

 

“Hunter想让所有的Warbler集合一下,我们找不到你。”

 

“哦,抱歉,我把手机放在房间里了。”

 

“我直接告诉他你身体不舒服?”Nick建议道。

 

“我说了我很好。”

 

“我保证Hunter不会介意的。说真的,去休息一会儿吧。你看起来一团糟。”

 

“Gee,谢啦。”

 

“晚点儿见。如果有什么需要就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

“行,好的,”Sebastian喃喃回道,一部分的他很庆幸他的朋友坚持不让他去参加集合。老实说,他觉得自己完全没有精力再去做任何事或是面对任何人了。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爬回床上,然后一睡不醒。

 

这个Warbler在回到床上之前花了一点时间,扫了一眼镜中的自己。几乎立刻,他就后悔刚才去开门了,他看起来令人同情的病态。难怪Nick会固执地让他多休息一会儿。Sebastian躺在床上,只脱掉了制服外套。他没力气换什么更舒服一点的衣服了。

 

Sebastian睡得很沉,他没听到轻柔的敲门声,也没注意到有人进了房间。

 

Hunter小心翼翼地靠近床上的人,对着床上皱着眉头显得异常疲乏的男孩皱了皱眉。他从Nick那听说Sebastian因为吃坏掉的海鲜吐了,但他更了解实情。见鬼,他一整天都和另一个Warbler待在一起。事实上,他该死的确定是那些汉堡搞的鬼。

 

现在他觉得异常愧疚。

 

在他从前的军校教育中,他被要求总是要有一个急救箱,或是要准备一些基本的药物,所以他从房间拿了一些过来,以防万一。他把它们放在闹钟旁边,然后轻轻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床边。Hunter伸出一只手,试探性地摸了摸另一个Warbler的额头,确认有没有发烧的迹象,因为没有而松了口气。

 

“…Hunter…?”

 

Warbler的团长因为突如其来的声音跳了起来,发现Sebastian慢慢醒了。

 

“不是故意想吵醒你。”

 

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Sebastian问道,注意到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多沙哑。他的喉咙因为呕吐还是很痛。

 

“我想过来看看你还好吗。Nick说你生病了。”

 

“我还好,”Sebastian小声回答道,眼皮因为困倦有些沉重。“我又忘记锁门了吗?你怎么直接就进来了,”这个Warbler嘲讽地说道,闭上了眼睛,埋回了自己的枕头。

 

“或许我应该这样,”Hunter玩笑地回答道,注意到Sebastian因为他的回答而皱了皱眉鼻子。

 

“几点了?”

 

“快九点。”

 

“你不是该睡觉了吗?”

 

“才九点,而且今天周六。”

 

“好吧,你不是该出去参加派对找乐子了吗?”

 

“我不参加派对。”

 

“也对,你当然不参加…”Sebastian做了个鬼脸,睁开一只眼睛去瞄另一个Warbler。“但说真的,你在这干嘛?”

 

“我告诉你了,我来看看你还好吗。”

 

“我简直不能更好了,如你所见,”累极了的Warbler懒洋洋地回答道,然后再次合上了双眼。

 

“我带了点药过来,只是以防万一。如果你想要什么就告诉我,我再给你弄杯水。”

 

他们之间出现了一刻短暂的沉默,因为Sebastian小心翼翼地翻身朝向另一个男孩,然后看着他。

 

“我不太懂,”Sebastian开口道,眉毛轻轻蹙起。“你干嘛表现地这么…好?”

 

“这叫做当一个有风度的人,”Hunter淡淡地回答道,尽量不表现出他被这个问题问住了。

 

“屁话。你以前从来没对我这么好过,”另一个Warbler回嘴道,但他声音里更多的是好奇而不是嘲讽。Hunter看着他疲惫的绿眼睛,大声叹了口气。

 

“我就不能对你好一点同时你忽略掉那些问题吗?”

 

“Hn…”

 

但诚恳地说,很大程度上,Sebastian清楚Hunter只是因为同情才这么做。虽然他很想否认这一点,他曾经哭过,崩溃过,让另一个男孩看到他最脆弱的一面,而那些触发了Hunter以另一种态度对待他。他想告诉他,他一点也不需要这些同情,但那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

 

“所以你现在想吃点药吗?”

 

“我觉得不用了。”

 

“我把它们放在这里了,以防万一。还有,嗯,见鬼,等一等,”Hunter在起身离开房间之前喃喃道。Sebastian好奇地看着他但什么也没说。几分钟过去了,另一个Warbler回来了,拿着一瓶水。

 

“这个。如果你需要吃药的话。”

 

“如果我不了解状况,我会以为你爱上我了,”Sebastian浅浅地坏笑了一下,玩笑道,Hunter又重新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

“我当然爱上你了,Honey,”Hunter假笑着回到道,玩起他们在汉堡店的那一套。Sebastian低声笑起来,决定演下去。

 

“宝宝的肚子疼了,”Sebastian用小孩子的声音抱怨道,“亲一下让我好起来?”

 

Hunter把头转开然后大笑,接着再转回去看另一个男孩脸上噘嘴的表情。

 

“是的,那就是我要做的了,”Hunter回答道,皱起鼻子表示感觉恶心。Sebastian很快地翻了个白眼,“你不好玩。”

 

“你该睡觉了。”

 

“你才是那个进来然后吵醒我的人。”

 

“随便吧。”

 

“你真的要坐在那直到我睡着吗?”

 

“我这么做过了,而且你也没什么意见。”

 

“你知道这么做有多诡异,对吧?”

 

“你现在要睡觉了吗?”

 

“我们来试试你被我看着能睡得多好,”Sebastian哼哼道,把脸埋进了枕头。之前所有的呕吐让他很疲惫了,他很确定自己很快就能入睡,不管Hunter在不在。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下)应该hin快了~我会用洪荒之力的

评论(19)

热度(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