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enaissancesh

🌴微信公号:Spencasher小站

[翻译]【Huntbastian】The Truth Is ——第五章(下)

第五章


im back


0

 

 

两个Warbler进了汉堡店,Sebastian看起来和整个环境格格不入。一位女服务生带他们来到两人桌,她的目光长时间停留在Hunter身上。当她把菜单依次递给他们时,又给了这位团长一个挑逗的笑容。Hunter似乎毫不在意,而Sebastian看起来对此相当愉悦。

 

“小心。她马上要把你扒光吃干抹净了,”服务生一走出他们的视野Sebastian就一脸调笑地警告道。

 

“谁?怎么了?”

 

“Wow,算了。你肯定是瞎了。”

 

Warbler的团长挑了挑眉毛,等待Sebastian的解释,但并没等到。Hunter耸耸肩,接着埋头看菜单,另一个男孩也这么做了。服务生回来拿菜单时,不停地对Hunter煽动睫毛,努力挺胸,夸张到令Sebastian开始反感。

 

“请告诉我你都看到了。”

 

“看到什么?”Hunter问道,满眼疑惑。

 

“你确定你是直的?”Sebastian问道,轻蔑地哼了一声,不太相信Hunter没有注意到那个女服务生身上每一个毛孔中都渗出的求欢信号。

 

“我确定,不过我们到底在讨论什么?”

 

“我认为,我会这样静静等着你自己去发现这一切,”Sebastian坏笑着评价,享受着另一个男孩脸上疑惑的神情。所以,他从前所认为的——Hunter完全是个卡萨诺瓦式的浪荡公子——的印象明显是错的。他因为另一个男孩充满吸引力(sheer sex)的外表才这么判断。

 

“现在是谁在生气了?”

 

“你以前是怎么交女朋友的?”

 

“为什么是这个问题?”

 

“那个女服务生-”Sebastian开始说道,指着在另一桌点单的女服务生,“自从我们一进来她就已经用眼睛扒光你了。”

 

“不,她才没有。”

 

“Uh,她有。连我都能看出来,而我从不把太多注意力放在异性身上。”

 

“Hn.”

 

在Sebastian能说出更多之前,那个女服务生带着他们点的饮料回来了。她把饮料放在桌上,并不太恰当地、过度靠近Hunter地欠身。她这么做时,Sebastian因为Hunter看起来还是没怎么注意到而翻了个白眼。这个家伙到底是有什么毛病?

 

当他们的汉堡被端上来后,那个女服务生甚至大胆地对Hunter眨了眨眼睛。当Hunter因为看到那个动作而轻微做了个“O”的嘴型时,Sebastian开始坏笑。Hunter这种毫无头绪的样子甚至有点讨人喜欢。

 

“也许你应该约她出去,”Sebastian玩笑地建议道,挑起一块油炸食品。Hunter只是瞪了他一眼作为回应。

 

“我希望你能吃完那块汉堡,”Hunter快速地转换了话题,眼神示意另一个男孩面前的盘子。

 

“好的妈妈,”Sebastian假笑着回答并快速翻了个白眼。“吃对你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?”

 

“吃对人类的生存很关键。”

 

“很显然这不是我想问的。”

 

“我想这么回答。”

 

“我要对你究竟会多少次这么讲话做个记录。”

 

“真棒。”

 

“你比自己以为的要讨厌多了。”

 

“汉堡怎么样?”

 

Sebastian因为话题突然转移而眯了眯眼睛,但还是决定玩下去。Hunter没有因为他说这是他人生中吃过的最棒的汉堡而反应过激。他一直不是这种“平民食品”的狂热爱好者,但这个汉堡的味道还是棒极了。

 

“不错,”这位前团长回答道,又咬了一口汉堡,并为了看到Hunter无奈摇头而发出了一声充满肉欲的叹息。“但是,认真的,你是怎么交到女朋友?”

 

“我没交过。”

 

“Oh?”Sebastian因为这个信息被迷住了。Dalton学院里的每个人都猜测Hunter造成了一长串女孩的破碎心灵。他看起来就像是那个类型,又酷又不在意,拥有成为一个Bad-boy的所有天资。更不用说他诱人的外貌…

 

“军校学习。”

 

“怎样,在那里你都见不到女孩子吗?”

 

“我觉得自己保持不了一段长时间稳定的关系,所以就不交女朋友。”

 

“我快要印象深刻了,但还没有。”

 

“那你有过多少段关系呢?”Hunter反击道。

 

“没有。也是我自己的选择。我不搞那些。”

 

“为什么不?”

 

“那就是浪费时间,还有精力和钱。我也不喜欢夸张地演戏。”

 

“就是你这样的人才入戏最深。”

 

“我会记住的,Phil医生,”Sebastian坏笑着回答道,努力压下突然刺入他的疼痛。没错,他回避了所有类型的关系,因为他真的不想和任何人产生联系,但这已经不是唯一的原因了。他隐藏着秘密,他无法这样和任何人在一起。再也没人会真正喜欢他,而这个想法像另一记重击,打在他已经破碎的自我防卫上。

 

Hunter注意到另一个人Warbler身边突然改变的气氛。很细微,但足够强大,让他马上怀疑自己是不是犯了个大错。

 

“汉堡怎么样?你们还需要什么吗?”

 

Hunter明显因为这个打断而松了口气。他一直在搜肠刮肚地想找一个话题来改变当下的氛围,却一直没有成功。那个女服务生站在那里,拼命煽动睫毛,羞涩地看着他,而Hunter注意到Sebastian正愉悦地看着这一切。

 

“Hey,我知道这可以很冒昧,但是…”女服务生继续说道,咬着下唇整理措辞,“...能给我你的号码么?”

 

Hunter没有错过Sebastian听到这些话后发出的不雅的哼声。然后他看到了另一个男孩眼里闪动的恶作剧之光。而这通常不是什么好的信号。

 

“Hey,Honey,”Sebastian开口道,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。那位女服务生疑惑地转身。“我很希望你不是在抢我男朋友,”这位Warbler流利地继续说道,而Hunter几乎被自己的唾液呛到。

 

“Oh,uh…你们俩是一对?”女孩不太确定地问道,虚指着她的两位顾客。

 

“是的,而且我们也没兴趣搞个三人行,但还是谢谢你的提议。”

 

那个服务生在逃走之前努力眨了眨眼。Sebastian耸了耸肩然后继续吃他的汉堡,仿佛什么也没发生。相反,Hunter快要笑到窒息。

 

“我不能放任别人就那样染指你,Sweetheart,”Sebastian比平时更大声地说道,注意到那个女孩和其他服务生都在远处看着他们。Hunter摇了摇头但还是决定继续演下去。

 

“你知道你完全不用担心,babe,”这位团长回答道,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。

 

“我知道,很抱歉,我只是…我只是很难控制自己!”Sebastian解释道,一只手盖住嘴巴,装成泫然欲泣的样子。Hunter承认他对这个表演印象深刻。

 

那个女孩完全相信了,而且看起来还有点罪恶感。

 

“Shh,我永远不会离开你,”Hunter柔声说,尽最大的努力不笑出来。他们这么做实在太老道太狡猾了,但这出奇怪的表演又带着它特有的欢乐。

 

“我很好,我很好,”Sebastian开始舒展他的表情,充满戏剧性地眨眼。就是这个时候,Hunter忍不住了开始大笑。那个女孩看起来完全迷惑了,然后开始激动地向身边的人耳语。

 

“Holy shit,”Hunter咯咯地笑着,试着控制住呼吸。“你简直神奇。”

 

“你喜欢这个,”另一个男孩回应道,嘴角勾起一个坏坏的弧度。他吃掉最后一口汉堡。

 

“我们得赶快离开了,在他们开始攻击我们之前,”Hunter沉思道,也解决掉了自己的食物。

 

和预期一样,一个新的服务生来为他们结账。Hunter为两人付了钱,没管Sebastian的反抗,然后两人飞快地离开了。

 

“你把我拉出来就是为了一顿午餐,认真的?”他们一回到车里Sebastian就问道。

 

“当然不。”

 

“那我们现在要去哪?或者我又应该说只要你高兴就好。”

 

“你学的很快。”

 

“刺头。”

 

“放轻松。”

 

Sebastian意识到他们已经驶离城区,很快进入了俄亥俄更具有自然风光的地区。接下来的行驶异常安静,但没人在意。这份安静中没有什么奇怪的需要被打破的东西。很平静,几乎是令人放松的。

 

最后,他们站在了一片草地上。

 

神气而高大的树木环绕着他们,树枝间透过恰到好处的阳光。Sebastian可以闻到地球的味道,混合着花香和潮湿的草地气息。他可以听到树叶的沙沙声,感觉到徐徐的微风吹拂他的发梢。当他站在那里,闭上眼睛,任由清新的空气穿过心肺,Sebastian觉得自己还活着。第一次,在那么长时间里。当他再一次睁开双眼,睫毛在颤动,而Hunter觉得自己停止了呼吸,当他辨认出那对完美的、像一池碧水般的双眼。

 

他认出了那双眼睛。是它们吸引了他的注意,当他们第一次见到彼此时。

 

“不错嘛,Clarington,”Sebastian耳语道,再一次闭上了眼睛,然后享受着光线找到身上时的温暖感觉。

 

“完了,我要从车上拿点东西下来,”Hunter边掏出钥匙边喃喃说道。另一个Warbler只是对此发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哼声作为回应。

 

Sebastian模糊地辨别到走远的脚步声,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感受这片草地的每个细节。

 

“现在有了。”

 

前团长朝着熟悉的声音望去,看到Hunter拿着一个露营包。

 

“请别告诉我我们得在这里露营。”

 

Hunter用哼声代替语言作为回应,然后打开包。他从包里拿出一些看起来像是野餐布的东西,Sebastian忍不住笑起来。

 

“认真地?”

 

“我觉得你不会想直接躺在泥土上,我的殿下,”Hunter回答道,玩笑地看了另一个Warbler一眼。“在这里我想变得体贴一点。”

 

“我知道,”另一个男孩帮团长把布铺在了地上。热切地踢掉鞋子,Sebastian躺在了闻起来非常清新的布上,面朝上空密切排列的树叶。他感觉到Hunter就躺在身边,但他不介意。两个人就这样躺着,让大自然的宁静笼罩在周身。

 

“如果你饿了包里有吃的。”

 

“你做了三明治还烤了小饼干?”

 

“不可能啊。只是一些薯片之类的东西。还有喝的。”

 

“Aww,如果你真的亲自做了吃的会显得非常浪漫。”

 

“闭嘴,”Hunter低声笑着回道。Sebastian笑起来,意识到自己多么喜欢那个笑声。

 

“谢啦,Clarington,”Sebastian在一阵安静后耳语道。

 

“随时效劳。”

 

“但是为什么这么做?别说是因为你高兴这么做。”

 

“为什么不呢?”

 

“回答我吧。”

 

“也许我只是想要这么做。”

 

“你是个怪人,真的,”Sebastian喃喃道,微风像在哄着他入睡。很快,这个Warbler就睡着了,他的嘴角因为满足而小小地翘起。Hunter注意到了他平稳的呼吸,然后转身面对他。

 

当他看到那抹小小的笑容,还有Sebastian偶尔皱起的鼻子,Hunter向自己保证,他会做一切事情去保证Sebastian的安全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

好喜翻儿这两个小蓝孩(捂脸


评论(19)

热度(7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