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enaissancesh

🌴微信公号:Spencasher小站

[翻译]【Huntbastian】The Truth Is ——第四章(上)

这章是个突破口。

看到Seb那么脆弱简直又愉快又痛苦...

Hunter真是男友力Max(心心眼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四章(上)

 

0

Hunter的目光随着Sebastian看过去,他立刻开始咒骂,咒骂自己竟然如此粗心大意。他本来打算一直穿着制服,即使在练习的时候,但他愚蠢地做了一直在刻意避免的事,脱掉了衣服,让最不该看到的人看到了。

 

“我…”,Sebastian开口,他的目光锁定在新鲜的疤痕上,“这…这真的…”

 

然后,Sebastian猛地缩回手捂住嘴巴。身体像突然被抽干了水分一般,每一处都感到疼痛不适。Hunter因为他突如其来的举动,下意识地把手放在Sebastian背上。

 

“Sebastian,”Hunter轻声喊他,以往的训练告诉他,有人抽搐的时候,需要保持冷静。不过昨晚他的表现倒是令人怀疑他有没有真的受过训练。今天他会有所改变。他准备地更充分了。“Sebastian,it’s OK,呼吸。”

 

这种抽气又发生了几次,让Hunter觉得紧张,Sebastian开始过度地换气了。Hunter清楚如果他再不及时阻止,Sebastian就会完全进入抽搐状态了。他绞尽脑汁地搜刮着,在这样的情形下正确的处理方式。第一条规则。和他说话,直到他冷静下来。

 

“Sebastian?Sebastian,”Hunter用轻柔但坚定的声音持续呼唤着,他不太确定地、小心翼翼地用手托住另一个男孩的脸颊,把他的脸慢慢转过来对着自己。“Sebastian,我需要你放松下来。(relax for me)”他接着说道,拇指轻轻在苍白额脸颊上逡巡,并施加一点点力。Sebastian的双眼直直地瞪着前方,视线直接穿过了他。

 

“Sebastian,看着我,”Hunter又试了一次,手指加了很少一点力气。Sebastian似乎有所回应,他的瞳孔又聚焦了。“很好,现在我们慢慢呼吸。”

 

Hunter松了口气,Sebastian听从了他的话,虚弱地吸气、呼气。Warbler现任队长慢慢把手转移,开始用温和的频率轻轻揉着Sebastian的手臂,小心的不去碰到可能有淤青或伤痕的地方。

 

“就是这样,继续慢慢呼吸,做得很好…”Hunter轻声说,注意到另一个男孩的身体已经开始慢慢放松。几秒种后,Sebastian基本恢复了正常的呼吸,但他开始不停地眨眼。

 

“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…(what do youwant from me)”Sebastian的声音听起来像破碎的呻吟。Hunter小心地收回手,满脸不解。

 

“什么意思?”

 

“想要钱?”

 

“你在说什…(what are you-)”

 

“我在问你,要得到什么才能闭紧你的嘴?”虽然用词很刺耳,他的声音里听上去却很虚弱,显得不堪一击。

 

“你为什么总觉得我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?”Hunter问道,尽力克制让声音保持正常。他不太确定此刻的感受是被冒犯了还是因为谴责而疑惑。

 

“那为什么你还没把事情说出去?”

 

Hunter终于搞清楚另一个Warbler脑袋里在想些什么了,他讨厌那些想法。

 

“我为什么要那么做?(why would i)”

 

“为什么不?”Sebastian立马反驳道,他的语气沉重。Hunter无法从它绿色的双眸中做出任何判断。

 

“把它说出去不是我的事情。”

 

另一个Warbler发出了一声苦涩的笑,空洞的声音让Hunter的内心抽了一下。

 

“真好笑…最近你明明把一切都看作自己的事情,”Sebastian开始说道,他的嘴角翘起一个刻薄的幅度。“所以,是什么让你觉得这件不是?”

 

Hunter必须一直提醒自己眼前的Sebastian不是平时的那个。他不能对他发怒或是表现出一点点生气。而且,另一个男孩口中说的一些东西也是对的。他的确或多或少刺探了Sebastian的生活,让自己陷在这些…事情中。他没有任何立场去因为愤怒而责怪这个男孩。

 

“别这么说。”

 

“不然怎么样(or what)?现在你要开始控制我做什么、说什么了吗?”

 

“不,我不会那么做。”Hunter坚定地回答道,“我知道我说过自己不会问任何问题,但…到底发生了什么?Sebastian。”

 

Sebastian畏缩了一下,但仍然拒绝和另一个Warbler眼神接触。

 

“你出去吧。”

 

“这次不会了。你完全不用告诉我细节。好吧,你都不需要告诉我发生了什么,但我不能让它继续下去了。”

 

“你能做什么呢?”Sebastian又一次发出了空洞的笑声。“你,Hunter Clarington,究竟能做什么呢?”

 

“不管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Hunter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些话涌出了他的嘴,直到他看见Sebastian张着嘴惊讶地望着他。那些话是哪来的?他是个信守承诺的人。一个Clarington永不说空话,也永远不会在充分掌握情况前,贸然下结论。但是,因为一些难以名状的原因,他对Sebastian作出了一个承诺,而他对眼前的事仍然一无所知。

 

他只知道Sebastian受到了伤害,这些伤害可能会持续,而他无法袖手旁观。

 

“你能别管这些事了吗?”

 

“我不懂你为什么老这么说,”Hunter发怒了,情绪在短暂的几秒钟里有些失控。他清了清嗓子,恢复了低沉的嗓音。“至少让我试试。别让我报警或者通知老师。”

 

“你不会的…”Sebastian因为他的话变得脸色苍白。Hunter只是希望这些话击中了要害,能让他改变心意。

 

“那就让我为你做点什么。”

 

Sebastian咬住下唇。这一切在他脑中就是一团乱麻。他很想继续把Hunter推开,直到他受够了然后离开。只要一想到其他人有可能会知道他在隐藏什么,他就觉得无比恶心。然而,他身体中有一小部分一直在提醒着他,他无法再一个人承受一切了。该死的为了掩盖丑陋的真相,然后装作什么也没发生,他已经精疲力竭了。而Hunter变得越来越像他这么长的黑暗时光中的,一束遥远但无比明亮的光。看来他的绝望还是“很有用的。”

 

但前提是,他有多了解Hunter Clarington?这个人从没给过Sebastian一个去信任他的理由。说起来,这个人倒是在‘让他的生活更痛苦’上出了点力。他从没表现出一丁点有慈悲心的样子。所以,现在为什么突然改变了态度?

 

“Sebastian,”Hunter开口道,把另一个男孩从混乱的思绪中拉了出来。“给我一个机会。你可以从你的角度来说,我能理解。只是… 别再回家了。”

 

“Oh,为什么我不这么想?谢谢你Clarington,现在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。你可以走了,have a nice day。”

 

Hunter拒绝让这些刻薄的回应打击自己。至少现在他知道了,问题绝对和Sebastian的家有关。Hunter向另一个男孩靠近了一些,试着忽略Sebastian眼中慌乱的神色。

 

“和我待在一起。和我们。”

 

“和谁?”

 

“和我家人。我会和他们说的。”

 

“到底要和他们说什么呢?”

 

现任团长对此没什么好回答的。即使他还没完全弄清现在的情形。他的性格很大一部分继承自父亲。而他父亲总是会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

“我会告诉他们你家人出国了。”

 

“难道你觉得他们不会问吗?或者,直接和我父母谈?没人会就这么让另一个小孩住进家里的,Clarington。我们为什么要说这些…我不需要你的帮助。我很好。“

 

“你并不好。”Hunter纠正道,做好了和Sebastian争吵的准备。

 

“你怎么知道?”另一个男孩激烈地反问道。Hunter根本不了解他,所以他怎么敢就这样坐在那里,评价他,告诉他,他的状况并不好。他怎么敢连冰山一角都未触及,就装作想要帮忙?

 

“我不需要知道地比现在更多。我也不关心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我知道正在发生的事情不对。如果不想我帮助你,那就让其他人来。只要你说,我就去打该死的电话,然后该死的安排好一切。但就是别说‘你很好’,因为那不是真的。”

 

Hunter发现自己在爆发后呼吸变得很沉重。那感觉像是他被一系列的感情填满了,那些情感持续点燃他的怒火。他痛恨另一个Warbler的眼神,苍白了无生息的肤色,眼睛下方暗示着一个又一个无眠之夜的黑眼圈,和他绝望无助的低语。他想让一切重回正轨,他想看到Sebastian再次大笑、再次露出标志性的嘲讽笑容。他想听到他玩世不恭的、善意的玩笑,听到他自信地脚步声,再次看到他在舞台上所向披靡的表演。

 

但Sebastian不允许他这么做。

 

“这件事关乎原则。我不是那种看着你受伤还无动于衷的白痴。”Hunter接着说道,他的声音压抑,因为克制着不朝另一个男孩吼叫。“所以,答应我,Sebastian。”

 

“你不知道自己在面对什么,”前团长低声说道,像在耳语,但Hunter可以清楚地听见每一个字。

 

“对,我不知道,我也不在乎,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件事,”Hunter回答道,虚指着Sebastian的方向,“需要停止。”

 

“不,你真的不明白自己的处理什么。你懂了吗?你什么也做不了。没什么可以改变的。我试过了!我他妈当然试过!但没什么可以改变,也没有东西可以改变,”Sebastian处在奔溃的边缘,他的手又开始颤抖,他被那些暴戾的情绪占领了,无法控制自己,只有涌出这些埂在心中的话,“这些不是你的问题,别再插手了。”

 

“我要报警了。”Hunter摸到了口袋里的手机,他不会真的打出去,他也知道这个手段很卑鄙,但他需要让Sebastian知道,他的态度有多认真。

 

“What!?NO!”Sebastian不顾一切地冲向Hunter,猛拉住另一个男孩的手臂,但Hunter的动作更快。他把手机拿开,举在一个离此刻狂乱的Sebastian很远的、安全的位置。

 

“你说过你不会的,”Sebastian的声音听起来和平时不一样,带着恳求,让Hunter感觉非常、非常愧疚。但还得演下去。

 

“我也说过我会不惜一切代价。”Hunter继续说道。

 

“好吧,你想怎么样。”

 

“不,问题是你想怎么样?收起那套‘想要你别插手我的生活’的演说。我已经听的够多了。我会一直待在这里,不管你乐不乐意,所以你再考虑一下。”

 

Hunter的话一出口,Sebastian就做了一件让另一个男孩一辈子也猜不到的事情。

 

Sebastian Smythe在哭。

 

他的肩膀在颤抖,眼泪大滴大滴不受控制地滑落脸颊。Sebastian从未看起来像现在这么脆弱过,低沉的哭泣带着完全的绝望,折磨着原本笼罩着房间的安静。

 

Sebastian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哭成这样。他甚至没感到难过或高兴。这些持续不断的眼泪来得没有任何理由。他的胸腔因为压迫而感受疼痛,他的眼睛滚烫肿胀,他清楚地知道Hunter还在看着他,但他就是停不下来。而且,他也不想停下。

 

Hunter从没真正应对过一个哭泣的人。即使在小时候,他对哭泣的孩子也没对少同情。后来他很快就被送入了军校,在那里,任何表示脆弱的东西都被唾弃。所以当Sebastian开始哭的时候,他只能依靠直觉来行动。他做了自己感到最自然的事。

 

Hunter慢慢地、小心翼翼地倾身向前,用有力地胳膊环住另一个男孩的肩膀,然后把他拉近,这些同情和小心翼翼他没对其他任何人展现过。Sebastian靠在他胸前的身体让他觉得很脆弱,因为男孩身体的每一寸都在颤抖。

 

好像一个世纪过去后,Sebastian慢慢稳定下来,不安地动了动。Hunter没管那些,他不确定该不该说一句鼓励的话来告诉另一个男孩“everything willbe alright.”然而,没一句话合适,所以他只是坐在那保持安静。

 

“Hunter…”Sebastian开口说道,声音里还残留着哭过的痕迹。“你真的不明白…”

 

“我知道。我也说了,我不需要明白。”

 

“为什么这么做?我是说…我们以前甚至不是朋友,然后现在你就只是…”

 

“这些真的重要吗?”Hunter问道,因为Sebastian的解释做了个鬼脸。显然,前任团长对他这么做的原因绞尽脑汁。

 

“我累了…”Sebastian含糊地说道,眼皮沉重地耷拉下来。

 

“你该睡会儿觉了。”Warbler的团长说道,从床上起身让Sebastian躺好。他默默走向书桌,把空着的椅子拉到床沿。

 

“你在干什么?”Sebastian警惕地问道。

 

“别介意。”

 

“你不是认真的,对吧?”

 

“好吧,我会做些阅读,如果能让你更舒服。”Hunter喃喃说道,随机从另一个男孩的书架里抽出一本书,然后拿到椅子旁。

 

“你真的要看着我睡觉吗?”

 

“别自作多情,Smythe,”Hunter调笑地回答道,“就顺着我吧,行吗?睡觉吧。”

 

“我不太懂你,”Sebastian自言自语般地躺进枕头里,他的眼皮已经沉重地合拢了。Hunter翻开手里的书,装作没有注意另一个Warbler轻微上翘的嘴角。

 

“晚安,Smythe。”

 

“Mmm…”

 

不到一分钟,Sebastian就陷入了沉沉的睡眠,另一个男孩忍不住偷偷看了他一眼,Sebastian的表情是他几周来从未见过的平静,不久以后,Hunter意识到,他一直盯着他的新朋友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翻译对话简直心力交瘁 :)

评论(29)

热度(7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