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enaissancesh

🌴微信公号:Spencasher小站

[翻译]【Huntbastian】The Truth Is ——第三章(下)


过几天可能比较忙,没时间更新。

今天就把(下)也发上来吧~

没想到我也能日更,科科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三章(下)


当Sebastian再次睁开双眼,已经是早晨。他因为晃眼的灯光而呻吟出声,想知道自己该死的怎么会没关灯就睡着。接着,他慢慢回想起来了。

 

他做了噩梦。有人叫醒了他。然后… …

 

Hunter

 

当昨天夜里的记忆碎片涌现,Sebastian觉得浑身的血好像都被耗尽了。Hunter看到了他。现在他知道了一切。但他不记得除了咆哮、吼叫以后,还发生了什么。

 

他感到很疑惑。

 

这个Warbler拿起闹钟,上面的时间显示他已经错过了第一节课。很明显,他忘记定闹钟了。当然,但是至少他来得及去上第二节。

 

其实他只想待在自己的房间里,被四周的墙壁包围,但他更担心频繁缺课会给自己招来怀疑。不过又一次,那些还有什么关系呢?显而易见,现在整个学校都应该知道了。

 

Sebastian决定昂首阔步地走出去,保留自己仅剩的一点尊严。也因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他所有的秘密都会被揭开。他将什么也不剩。

 

然而,和他的猜测相反,什么也没改变。当他走进主教学楼,正好是课间。就像以前每一天那样,四周的学生随意地和他打着招呼。

 

他走向上第二节课的教室,还在等着有人对他嘲讽地指手画脚或是对他投以鄙夷的目光。但什么都没有。到了午饭时间,他发现自己坐在惯常的桌子,周围是其他的Warbler们。Nick和Jeff正忙于激烈地争论一部电影,Thad在说一位他碰到的女孩,而Trent呢,老样子(being Trent),一边微笑一边大快朵颐。这些Warbler们过于平常的常态反而让Sebastian觉得紧张不安。

 

他继续装作正参与一场对话,强迫自己咀嚼和吞咽,吃掉食物的量只是刚好能让他不引起注意。他的这些假象只在Hunter加入他们时稍露破绽。对Sebastian来说,这短短几秒却像过了几个小时,他看着Warbler的现任团长端着自己的食物坐下。

 

“Hey,”Hunter草草地对在座的每个人都打了招呼,像过去的几周那样,像他刚到这里时那样。Sebastian甚至没注意自己屏住了呼吸,直到Nick轻轻用胳膊肘顶了他一下。

 

“你还好吗?”Nick问道,声音里透着关心。

 

“Yeah,只是在想事情。”

 

“想分享吗?”

 

“没什么重要的,”Sebastian又叉起一叉子食物,喃喃地说。他此刻真的、真的不想吃东西,他甚至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咽下这些食物。

 

“你还在生病吗?”Trent迅速地吞咽着一边问道。每个人都听Hunter说了那个“新闻”,关于Sebastian上周经历了一些很可怕的事情。所以他们猜想这个Warbler还没完全恢复呢。“Hunter告诉我们你病得挺重。”

 

Sebastian飞快地扫了Hunter一眼,然后耸肩说道,“是啊,过两天就没问题了。”

 

“那太好了。我们都需要你一起准备舞蹈!”Jeff在桌对面大声嚷道。Sebastian在心里作了个鬼脸。他到底怎样才能在目前的状态下准备排舞啊?

 

“你应该再多休息几天,保险起见。”

 

所有的头都转向了Hunter。他们都知道这位现任团长是个操练军士级的人物,他在对任何虚弱都缺乏怜悯这一点上几乎显得残酷。所以,当听见那些话从Hunter的嘴里迸出来,就像进入了暮光之城一样奇异。

 

“我们不希望被你拖慢速度,Symthe。”

 

这就回来了(Andddd he’s back)。

 

 

每个人明显都松了口气,因为他又恢复了平时的笑容和举止。除了Sebastian。他只是很迷惑。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为什么Hunter表现地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?所有事情都只是他想象的吗?所以那只是一个过于生动地梦?所以他才会很多细节都不记得了?这不太可能,这不可能。而Sebastian心中绝望的一部分开始相信这些都只是个吓人的梦。

 

Hunter假装很享受他的午餐,但实际上,他都不清楚放进嘴里的是些什么。他甚至不记得排队取餐时的情景。在那件不和谐的冲突后发生的所有事情,对于Warbler的现任团长来说就只是一团巨大模糊的浮云。在那个夜晚剩下的时间里,他没再睡觉,被发生的事情缠绕着。他强迫自己起床然后去上课,进入课堂,虽然老师说的一个字也没听进去,然后,现在坐在这里。

 

他没想到Sebastian会出现。事实上,他已经准备好在Warbler的练习结束后去找他了。

 

但是现在,Sebastian近在咫尺,看起来像往常一样完美无瑕,只要不提他苍白的脸色和对Hunter来说明显是伪装的笑容。看上去就像另一个Warbler在那几天里已经瘦了很多了。Hell,或是就在刚才的几个小时内。

 

Hunter不太确定接下来要怎么出牌。他本可以和Sebastian聊聊,问他感觉还好吗。他本来可以装成一个关心他的朋友,在他需要帮助时随时效劳。但是,他坐在那里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。也许他这样做像个懦夫,但他一直告诫自己这么做对Sebastian才是最好的。至少接下来Sebastian可以回到那个该死的夜晚之前的样子。

 

Hunter仍然不太肯定到底发生了什么。就他所知,他可以猜测整件事。总而言之,这一切都变成了他脑子里快要泛滥的一个接一个的问题(mindfuck),没一个有答案。

 

但他准备好去问这些问题了吗?还没有。他准备好面对那些回答了吗?完全没有。

 

Sebastian接受了他的建议,没去上课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间,而Hunter发现他自己正站在咖啡厅,脑内上演着他有生之年最激烈的争论。他该不该为Sebastian带晚餐过去?

 

他扫了一眼表,晚餐时间已经快结束了,哪里都找不到Sebastian。虽然他很想避免和Sebastian面对面地相处,但他体内有更多富于同情的部分不允许Sebastian就这样错过一餐。他又一遍说服自己,确保每一个Warbler的安全和良好的状态是身为团长的职责。他把自己想起这些条款怪罪于以前在军校的学习。

 

而且,他对咖啡厅的服务员女士们有极大的吸引力是件好事。她们非常愿意帮他再做一份三明治。

 

手里拿着自封袋,袋子边是用塑料瓶装的一瓶水和一点饼干(他认为补充点糖分是必要的),Hunter慢慢走在通往公寓的走廊里。有些学生经过,向他投以好奇的目光,但没人说什么。Hunter敲响了Sebastian房间的门,耐心地等待回应。他觉得再次无比自然地直接进入(waltz in)房间不是个好主意。

 

房内想起了一阵拖着的脚步声和语气不善的嘟囔声,门被打开了,出现了一个仍然非常憔悴的Sebastian Smythe。

 

“你在这干嘛?”Sebastian问道,语气明显努力抑制过。

 

“你错过了晚餐,”Hunter回到道,举起手里拿着的东西。

 

“听着,你不用每次我不去吃饭就这么做。我根本不饿。”Sebastian抱怨道,准备当着Hunter的面关上门。Hunter还是倾身避开然后进入了房间,然后因为又一次这么做在心里咒骂自己。他怎么就是得不到教训?

 

“搞什么鬼,Clarington,”Sebastian压低声音道,现在明显被惹恼了。

 

“吃掉吧,好吗?你看起糟透了(You look like hell),”Hunter坦白道,但立刻后悔了,因为他看到Sebastian脸上一闪而过的受伤表情。虽然转瞬即逝,但他还是看到了。毕竟,他怎么可能错过?他现在对和Sebastian有关的一切事情都极度谨慎。“你如果想要好起来就得吃东西。”他快速补充道。

 

Sebastian没指出是Hunter更早的时候在众人面前为他编造了谎言。他们正在进行一场诡异的游戏。

 

“我不太想吃东西。现在,出去。”

 

“别再这么顽固了。吃吧(eat)”

 

“我说了我不饿。”

 

“你几乎没碰你的午餐。”

 

Sebastian惊讶地盯着另一个男孩。Hunter在午餐时真的在细心注意他吗?他不太确定自己是否喜欢这个念头。

 

“就只是吃吧,行吗?我把它们一路带到这里呢。”Hunter叹了口气说道,他的肩膀被打败似得垂下来,他得控制情绪,如果想让Sebastian吃点东西。“我还带了饼干呢,”他补充道,变回了更自然和玩世不恭的Hunter Clarington。他只是希望Sebastian会更喜欢他的这一面。

 

“…好吧(fine)”另一个Warbler在床上坐下并回答道。当Hunter把简单地晚餐递给他时,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。

 

“这次我不会对你扔瓶子了。”

 

“Ha.”

 

Sebastian开始安静地吃他的晚餐,花时间慢慢咀嚼每一口。Hunter坐在一边,也保持安静,强迫他的目光随意地打量周围,而不是仅仅盯着另一个男孩吃东西。

 

Sebastian很想问昨晚那些事情是不是真的。他很想也很需要知道,但他对答案又很恐惧。而且,他要怎么问呢?Hunter现在发出了如此多的信号,在他周围薄而脆弱的平面上来回行走,态度变换不定,然后又用和从前一样冷漠、无动于衷的态度对待他,那样子实在是很Hunter Clarington。

 

当Hunter一时大意脱下他的制服又卷起袖子时,Sebastian正准备打开水瓶。这些动作都是潜意识的,都是Hunter对不自在感觉的自然反应。然而,它道出了Sebastian一直在担忧恐惧的答案。

 

Hunter的前臂上有新鲜的、被指甲划伤的痕迹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原作云:Angst much? Yes indeed. Don't hate me.

 不过还好互动很甜啦~



评论(9)

热度(5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