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enaissancesh

🌴微信公号:Spencasher小站

[翻译]【Huntbastian】The Truth Is

这篇是在fanfiction上找到的,风格很喜欢,于是一直追到作者写完。
全文一共有29章,每章的字数不定,英文大约是4000~4500字的样子。
已经找作者要过授权啦,授权图下次放上来。原作者是个很有爱的妹子,对话也写特别还原,Hunter的霸道总总裁气质不能更棒,人物完全是原剧风。Sebstian刻薄又可爱的样子也是让我爱得不行。
所以故事大概是:
Hunter发现Sebstian在Warbler的练习中状态很差,然后在与seb的相处中,发现Seb似乎藏着什么秘密,Hunter想要弄清楚,让Seb恢复状态blahblahblah。然后在相处过程中对Seb渐生好感,最后把Seb救出深渊的故事。
大家放心啦,最后是HE。(这就是原作完结了再翻译的优势哈哈哈

本人英语狗一只,翻译极渣,翻译腔10级选手(heh
目前没什么库存,所以就翻一点贴一点。短一些的大概4000字的章节我都是一次性翻完,但长的一般分两次。这篇文到10章以后基本就是长章节了,所以前10章应该可以一周更新个2~3章,但10章以后速度就不敢保证了,也许就开始周更👀

ps:求一只可爱的beta🐶

这个是原文链接:https://m.fanfiction.net/s/8951098/1/
受不了我超龟速的去看原文吧~强烈推荐原文

原作的文笔很美,对话很经典。
如果大家觉得并不,都是因为我的渣翻译。。。

pss:我翻译的时候人名保留英文形式,类似于Warbler或是Dalton Academy这样的词也是保留英文形式🙄

okay 下面放第一章👇





阅读前注意⚠️ 这是Glee中Sebastian Smythe和Hunter Clarington的同人文⚠️
不喜勿入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第一章

“Hey, 你还好吗?”
Sebastian眨了眨眼睛然后把脸对着Nick, Warbler的成员之一,也是Dalton学员中少数几个被他视为朋友的人。Nick一直在关注他,眼里透着关心。 “挺好,我没事,”Sebastian拖着调说,双手插进口袋站成招牌姿势。他标志性的笑容回到脸上。但Nick知道有些事很不对劲。最近,Sebastian常常花更多的时间独来独往,有时盯着随便什么东西就是一整天。在Warbler们排练时,他几乎不在发表任何尖刻的评价,甚至有时吃饭时间也会消失。 而且,寒假以后,情况更糟糕了。 Nick沉默地看着刻意摆出随意姿势的Sebastian,不太确定接下来该怎么做。他知道最好不要问Sebastian关于他私人生活的事。以前的记录显示,Sebastian对被窥探他的隐私这件事很敏感,而且容易对有胆这么做的人粗暴对待。 更重要的是,Nick不太确定他和Sebastian的友谊能不能禁得起这样的插曲。不过现在,他至少会多关注着这位朋友。 0
Sebastian关上他房间的门,缓慢得向床移动。他不敢相信自己又被察觉了,他还注意到了其他Warbler们好奇的目光。如果他继续这样下去,大家会开始问问他那些他根本没准备好回答的问题,然后他会被要求离开Dalton,他唯一的避难所。 他呻吟着慢慢脱掉校服。就算以他现在的心境,他还在尽量在练习时保持面无表情,甚至在他们动作幅度很大还合着音乐的时候。他曾经很想停下来去旁边坐着休息一会儿,但他知道那只会让周围的人更加怀疑他。 特别是Hunter Clarington,他曾试图因为一些不太清楚的理由叫他出去。 并不是说Sebastian不明白。HuntCer 来自军校,也就是说他曾经表现得像个军士及教练员。他必须控制其他人,确保一切都正常运行。Sebastian完全理解。只是以他现在的身体和心理状况,应付这一切很困难。 所以,当Sebastian开始错过舞步或是比平时更加恶意地反驳时,Hunter Clarington也反应得更激烈。他会在每次Sebastian犯一点点错时把他点出来。其余的Warbler可以感觉到他们之间愈演愈烈的矛盾,但都无能为力。Smythe和Clarington是学校里最不稳定也最有权势的两个人。没人会去干涉他们的事,也没人会冒着被敌视、被针对的风险出面阻止。 Sebastian开始小心翼翼的脱他的衬衣,拖的过程中尖锐的疼痛席卷全身。他咬住下唇,他不安地走向镜子。不太确定该不该看现在自己身体的样子。 高个子青年畏缩的看着自己在镜中的样子,手指划过身上各种狰狞的伤痕,最后停在锁骨旁一处深紫色的咬痕上。他闭了闭眼,有关这个咬痕的回忆汹涌而至。他不要那些回忆。他需要忘掉它们,然后耐心的等瘀伤消失,等划伤复原。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曾经熟悉现在却空洞无神的双眼,这双绿色的眼睛看着他,让他几乎没听见敲门声。Sebastian猛地转头看着房门,身体开始感到恐慌,他不知道这个敲门声持续了多久。 “是谁?”Sebastian警惕得问,慢慢地挪回床边,他的衬衣和校服都丢在那。 “是Hunter, 我进来了。”一个低沉的、带着令人沮丧的镇定的声音回答道,让Sebastian彻底陷入惊恐。 “不!”Sebastian吼道,拿起他的衬衣,忽略了整个身体传来的剧痛。 他无声的咒骂道,意识到受伤的手臂和肩膀让他很难快速得穿上任何东西。 Sebastian放弃了穿上衬衫,他抓起校服外套跑到衣柜边,把衣柜门晃开遮住身体。就在同一时刻,Hunter走了进来,没太留心Sebastian的回应。他快速走进来,好像这是他的房间。这让Sebastian心情更糟。 “滚出去,Clarington。”Sebastian威胁道,一边笨拙的扣上他的衬衫。
“我们得谈谈。”
“我说了,滚出去。”
“我也说了,我们得谈谈。”Hunter毫不动摇地回答道,自信地走近Sebastian藏在柜门背后的身体。前队长在扣子全部扣好后松了口气。他把校服外套也穿上了,因为疼痛畏缩了一下,接着把脸上痛苦的表情转为惯常懒洋洋的笑。 “wow,Clarington,我不知道你这么快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见我。我一直以为你不是‘完全很直’吗?”Sebastian拖着腔说,他感到安全了很多也自信很多,因为现在没人能看到那些伤痕。Hunter只是抬了抬眼睛作为回应。 “我需要知道,你现在是否还能当一个合格的Warbler。” “什么?”Sebastian开始发作了,他向前走了几步靠近现任队长。“你觉得我不能胜任你自大地想出的那些东西了?” “我就是这么想的。你现在松懈了,Smythe,我不允许松懈。”Hunter冷酷的回答道,他敏锐的绿色眼睛锁定着另一个Warbler的一切反应。 Sebastian缓慢得呼出一口气,试图冷静下来。如果他现在失控了,没有任何好处。他一直非常努力的控制情绪,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。但Hunter对他说的话比他想象的更伤人。他没有松懈。Sebastian Symthe从不偷懒,特别是当他作为Warbler的联合队长时。只是跟上严格的编舞对他来说太痛苦了,特别是Hunter自我膨胀地提出更多要求时。这不是他的错… …对于任何人,在不知道他处境的情况下,居然敢说他偷懒,这的确快让他爆发了。 “你该死的什么都不知道,Clarington。”Sebastian反驳道,然后转身甩上衣柜门。 “你被开除Warbler了。” Sebastian因为这个镇定说出的句子定住了,他的手握成拳头放在身体两侧。他缓慢地转身面对另一个男孩,他的表情被奇怪地压抑着,考虑到他现在正百感交集。Hunter耐心得等待着,等着Sebastian出手打他,骂他或侮辱他,但他的猜测落空了。 但是Hunter没想到Sebastian只是缓慢地点了点头然后耸耸肩,接着把手插进口袋里。 Sebastian有点受不了了。也许这就是正确的事,忘掉和Warbler有关的一切,切断和其他成员的任何亲近一点的联系。这样,就没人会再问他改变的举止,他没跟上节拍的失误和他越来越容易被激怒的倾向… …Hunter现在给了他一个完美的退出机会。 “如果这就是结果,那我要去做其他事了。祝你一切顺利。我想你很清楚门在哪里。”Sebastian拖着腔说道,他迫切的需要一个人待一会儿。在他清楚得意识到他失去了生命中唯一令他享受的东西之前。他一直用它来逃避现实。现在这一切都成了一个令人恶心的笑话(sick joke)。 “就这样了?”Hunter问道,眼睛危险地眯起,注视着另一个男孩。Sebastian抬了抬眼睛作为回应。 “有问题吗?” “是的,的确有。你发生了什么?” “这里唯一的问题就是,你现在待在不应该待的地方,你不该待在我房间。” “我不会离开的。” “Wow, Clarington。不好意思,我不玩男朋友那一套。不过呢,我倒是不介意偶尔和你这样的直男小朋友玩一玩。”Sebastian笑着回道,向前站了一步,眼里露着淫荡的光。 “别说这些屁话。你不可能连架都不打就这么轻松退出的,”Hunter固执的说,没向后退,尽管Sebastian的鼻子离他只有几英尺远。 “拜托,我加入Warbler只是因为我无聊了。”Sebastian讥笑着退后,挺直了背,“现在,出去。” “你说的不是真的。” Sebastian把手臂交叉着防备的放在胸前,尽最大努力不失去脸上尽力维持的笑容。 “你为什么这么确定?” “因为我可以看出来,作为Warbler的一员是你唯一真正享受的事情。”hunter眼神毫不动摇地回答道。Sebastian看不透他的眼神。既不自大又不带指责。既不好奇也不激动。那双绿眼睛里的情绪让Sebastian无从判断。也不知道怎么应对。 “好吧,你错了。”Sebastian定下心来,移开目光,停止对视。他现在没办法处理这些狗屁情况了。他想一个人默默承受他所失去的,而不是听着一个军校生说得好像他完全了解Sebastian。 “别这样。” “听着,Clarington。我真的不在乎。” “别对我说谎。” “别浪费我时间。” “看着我。” “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?”Sebastian突然问道,他只是飞快的用眼神威胁了另一个男孩,就又把目光投向了身旁的墙。他可以感受到熟悉的愤怒在他体内燃烧。他需要立马结束这个情形,趁他还残存着几星尊严的碎片。 “我说了,看着我” Sebastian喘息了一下,当他感觉到坚硬的手指扳住他的下巴强迫他面对Hunter Clarington 时,Hunter的表情现在流露除了一些真实得情感。Sebastian尝试着抽出但失败了,只是在手指收紧时畏缩着感到更多疼痛。 “你听着,Sebastian Smythe,”Hunter开始说道,他的声音危险而低沉,“不要有一点侥幸觉得你可以对我说谎。” “这是在干嘛,情侣吵架?”Sebastian反驳道,把钳制他的手臂甩开,后退了一步。 “我不喜欢人和人当着我的面说谎,而且觉得可以逃脱。”Hunter回答,他的表情恢复了一贯的清心寡欲。Warbler的队长还站在那里,好像在等着另一个男孩的回答。Sebastian只是愤怒地眯起眼睛,试图找到一个办法搞定他。 “很乐意知道这件事。现在你可以离开了吗?”Sebastian问道,想要让局面松散一点。“拜托了?”他带上了个嘲讽的笑。 “我们以后再说这件事。” “简直迫不及待。” “明天练习时见。” 这些事Hunter离开房间前最后说的话,留下Sebastian一个人。他突然感到无比疲惫。他只想躺下然后睡觉。睡到末日。然而一部分的他还能和Warbler们一起唱歌跳舞,另一半的他担忧着要继续保持的假象。 而Hunter Clarington,就是个倒刺(prick)。 Sebastian无法控制的再次感到愤怒,这让他仅剩的一点力气也流失了。他怎么敢就这么进来了好像他知道关于他的一切。不过Hunter没说错一点,作为Warbler的一员是他现在能找到的最享受的事。Sebastian讨厌任何想要对他的私生活横插一脚的人。尤其是某个他在Warbler的训练外就没怎么说过话的人。 Sebastian在床上翻滚了一阵,想试着找到一个最不痛苦的姿势。但没有一个姿势能让他不痛苦。想找到一个最不痛苦的睡觉姿势需要连续不断的挣扎尝试。他现在仅仅期望今晚别再有噩梦了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🙈🙈🙈

评论(12)

热度(111)